吃兔人

:P
兔吃人
很乱很甜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叁_女巫的诅咒


。本篇【边兴】

。开心就好,想搞就搞

。xjb乱篡改童话向

。和 @简·æž— çš„联文(她暂时发不了,大家等等她

。黏黏生日快乐!画完图之后是文!

。都是去年写的了,不要骂我



“就是他?”小孩子腮帮子鼓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个傻子一样。”

“好好说话。”一旁的男人捏了捏眉心,“你什么时候能成熟点。”

搁谁也看不出来,孩子和男人是同龄人。

“还有你这样子,是不是得改改。”男人捏住小孩子又软又滑的脸蛋,觉得这实在不是个正经人去办事该有的样子。

“没事,小孩儿样子好行事。”小孩子甩手拍掉在自己脸上乱搞的手,他可不喜欢有人随便碰自己的脸,“我去了啊。出什么事儿记得来喊我。”


巫师守则第一条:对待他人要礼貌有风度。


边伯贤强打起精神睁开眼睛和站在自家门口的小孩子大眼瞪小眼。

“你谁啊!”边伯贤斜着眼,目光把门口的小孩儿从头发丝到脚尖都恶狠狠地瞪了一遍。

也是,谁在大早上准备睡懒觉的时候被吵醒还会好脾气的跟你说早上好呢?

很显然,边伯贤就不是那样的男子汉大丈夫。

“进去。”站在门口的小孩儿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边伯贤的低气压一样,突兀地开口说话。

“啥啊!”边伯贤大叫,把门甩上了。

可不等边伯贤回到床上去,门再次被敲响了。

“你给我说清楚。”边伯贤打开门,脸又黑了几度。

“让我进去。”小孩子还是以原来的姿势站在门口。

那是什么表情?不耐烦?边伯贤翻了个白眼。

“不给。”话音未落,边伯贤转身就要关门。

“得给。张艺兴抢在边伯贤关门前伸手把住门框,可是没想到边伯贤是使了力气的。“啪!”的一声,小孩儿的眼睛愣是没忍住一下子红了。

“哎哎哎!”边伯贤也没想到小孩儿心思这么绝,看着小孩儿愈演愈烈的哭势,一下子乱了阵脚,“你你你你,你别哭啊!”边伯贤只好把小孩儿拽进屋,“你进来你进来你进来可以了吧!”

边伯贤从门口探出头,呼,没人出来看热闹就好。

“……呜。”小孩儿用手撇了撇眼泪,点了点头。

“阿西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边伯贤把小孩儿摁在沙发上坐好,跑进卧室找药。

小孩儿在沙发上往墙角挪了挪屁股,“果然是个傻子吧。”他几不可闻的用鼻音哼了哼。


巫师守则第二条:不得伤害普通人。


边伯贤嘟嘟囔囔地往张艺兴手上抹草绿色的药膏,力气大的像是要把被门夹伤本来毫无大碍的手捏到骨折,或者直接捏断。

小孩儿不动声色的把手往回缩了缩。

“干嘛!”边伯贤一把把小孩儿的手拽回自己跟前,“当我乐意替你上药是吧!”边伯贤报复般加大了受伤的力度,膏药都被恶狠狠地抹到了并没有被门夹到的手腕甚至小臂上。

小孩儿低着头朝边伯贤悄悄皱起了眉毛,药膏涂的到处都是让他不是那么舒服,黏糊糊凉津津的,让人委实想去冲干净。

“没事了。”小孩儿开口,也是凉津津的。

“切。”边伯贤特地趁小孩儿不注意放了手,还顺势往下甩了甩,看到小孩儿果真如他想的那样——手磕到了茶几的尖角——不由转过头幸灾乐祸地嘲笑起来。

“饿了。”小孩儿揉了揉自己饱经风霜的手,抬起头盯着边伯贤笑得抖动的背影,语气还是那么平平淡淡,就好像自己刚刚没察觉到边伯贤的恶作剧一样。

边伯贤的肩膀骤然停下来。

淦!这小孩儿讹我!被骗了!上套了!

这几句话掺杂着感叹号在边伯贤的脑内回荡,扰的人心烦,但是怎么赶也赶不走,实在是没脾气了。

边伯贤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小孩子,又是无理取闹又是乱发脾气,小气的要命,还自以为是的指着别人笑。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感觉?明明是他非要进我家!我不让他进怎么现在就像是我欠他的一样?边伯贤认命地走进厨房,陷入了苦恼。

这种被别人看低了的感觉可真不怎么好。

这种认清自己的感觉看起来真不怎么好。小孩儿摇了摇脑袋,又摇了摇手腕,感觉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次扫视了一遍边伯贤家中的布局和摆设。没想到,这么没涵养没绅士风度的巫师,品味竟然还不错。

小孩儿目光停留在站在厨房带着怨气用筷子搅拌锅里东西的人身上,他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上,大步朝厨房走过去,在闻到了厨房内疑似赤豆元宵的甜味儿的一刻,小孩儿决定改变自己让边伯贤下不了台的想法了。

边伯贤悄悄地瞟向身后,见小孩儿很在意地看向锅里,不自主地挺直了腰,怎么样?意识到我的魅力了吗?


巫师守则第三条:量力而行。


随着“哐啷!”一声巨响,边伯贤把手中的锅摔在了餐桌上早已准备好的隔热垫上,“吃吧!”手朝小孩儿一摆,看上去阔气极了,

“……碗。”小孩儿再次没有接边伯贤的话茬。

“真是没脾气了。”边伯贤嘟嘟囔囔的去给小孩儿拿碗和勺子。

“张艺兴。”接过边伯贤手里的碗给自己盛了一点,小孩儿拨弄着勺子,朝碗里的元宵吹着气。

“啊?”边伯贤愣了一下,“你的名字是吧?张艺兴啊,好名字好名字,特别适合你。”

张艺兴看着边伯贤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在一瞬间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告诉他自己的真名比较好。还有啊,刚刚闻到小元宵有点奇怪的味道,不知道能不能吃了。

这个大傻子,不会给我下毒吧?张艺兴看着边伯贤的脸,仔细想了想,觉得边伯贤不像是会有这个脑子的人,稍稍放下心来尝了一小口。中毒也没有关系,兴兴可是会解毒能够独当一面的大魔法师了。

“我叫边阿爸。”边伯贤继续嬉皮笑脸。

“……”张艺兴把勺子塞进边伯贤的嘴里,头也不回的光着脚回到了沙发。

“唔?”边伯贤叼着勺子看向张艺兴的方向,沙发上只有薄被裹住的一个小包。边伯贤又看向张艺兴的碗里,没吃完吗?不是饿了嘛。哇,还是脾气大的娇气小鬼。

“卧槽好苦!”边伯贤突然把勺子吐进了锅里,拿起手边的水拧开就灌,卧槽卧槽卧槽好苦好苦好苦!!!!

……好吧不怪他吃不完了。

边伯贤扶着自己的肚子,考虑要不要烧个开水泡碗面什么的。毕竟自己别的不会,烧水还是很在行的嘛!


巫师守则第四条:保护老幼妇孺。


“……饿了。”张艺兴刚从沙发上的毯子堆里爬出来就看见了已经近乎深蓝的天。

都晚上了啊,我睡了多久。张艺兴眯着眼睛打量着黑黢黢的屋内,

边伯贤呢?

张艺兴又扫视了一遍屋内,确定没有可疑边伯贤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埋伏着后,掀开被子准备自己去找点吃的垫垫肚子。

“我出门一趟,你最好也走掉!不要动家里的东西!所有东西!”张艺兴垫着脚撕下了贴在冰箱顶上的字条,看完之后随手扔进了垃圾桶。“这种东西真的以为会有人听吗?也不知道这个傻子冰箱里有没有能吃的东西。”当张艺兴打开冰箱之后就会发现自己多虑了,这简直就是大海里黄金鱼的馈赠!丰富的食材摆放的整整齐齐,这简直就和边伯贤傻子人设不搭啊!人设崩塌!原来这家伙很会做饭吗?张艺兴回想起自己下午吃的赤豆元宵,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果然是巫师的奇妙法术吧。”张艺兴在冰箱里挑挑捡捡,觉得填饱肚子最重要,其他的就等边伯贤回来之后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嗯?”正在洗菜的张艺兴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在水池里甩掉了手上的水之后走到了窗边。

窗外也像先前的屋内一样黑黢黢的,看不清什么东西。

“有事?”张艺兴扣了扣窗。

窗外风声呼啸。

边伯贤觉得今个儿的风也忒大了。

原本准备走路回家在现在看来实在不是个好想法,打车吧。边伯贤往大路走去。

家里还有个小麻烦,晚回去可不知道他会把自己家里搞成什么样子。


巫师守则第五条:切忌向别人透露自己巫师的身份。


“就这么个事儿啊?”朴灿烈悄悄斜着眼从头发尖儿到指甲盖儿仔仔细细地打量边伯贤,觉得自己这个邻居今天怕是脑子有点不小的问题,比平时都严重的那种,“你把人给扔出去不就完事儿了。”

“我这不是,没扔掉嘛!”朴灿烈看边伯贤确实没了往日那副渴望日天日地的丑恶嘴脸,决定就小小的相信他一次,去帮他解决掉那个粘人的麻烦精,“这次……”

“等朴总您办完事儿,保准给您送到手上嘿!”边伯贤连忙止住朴灿烈的话头,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每当边伯贤有求于朴灿烈,都要贴点儿好处。大到音响电脑小到球鞋手表。

可不是嘛,谁会没点儿甜头就去帮你干这干那啊,只是邻居而已的关系让边伯贤多次痛失钱包里的钞票。

边伯贤觉得自己这个邻居可真的是太骚包了。

“行吧你个辣鸡巫师。”朴灿烈迈开长腿准备趁着麻烦精睡觉进行偷袭。

看在你要帮我的份儿上,我忍了。边伯贤仍旧跟在朴灿烈身后问东问西。

这不是狗腿!边伯贤反驳,这是战略性交换敌我情报,旨在套出敌军的软肋痛处,然后出其不意活用情报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一举歼灭翻身农奴把歌唱!

“人呢?”朴灿烈把鞋子甩掉大剌剌地走进了边伯贤的家门,左看看右看看想找出那个边伯贤口中“简直是魔鬼”的孩子。

“客厅客厅!”边伯贤紧随其后,一关上门就朝沙发指个不停,打着莫名其妙的暗号,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念什么咒语。

……看不透。朴灿烈下定结论——边伯贤发病了,遇上个小孩儿就不镇定了。

“就是这个啊?”朴灿烈一挥手,打在沙发上的小包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哎哎哎我的祖宗哟!”边伯贤连忙止住朴灿烈想直接上手把人抗走的想法,“你可轻点儿!”

边伯贤一只手摁住朴灿烈蠢蠢欲动的手,另一只替张艺兴掖了掖被子,“这么大块头,你可别吓着人小孩子。嘘!小点儿声儿!”

不是你叫我来帮你丢掉的吗?这可苦了被强制静音的朴灿烈了,整个人五官都皱成一团。六月飘雪啊!朴灿烈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申冤。

“喂我说……”朴灿烈嗓门儿一向很大。

“嘘!”边伯贤把朴灿烈连拉带扯拽进了自己的卧室,还不忘带上门,“我说了让你小点儿声!”

“……哦。”朴灿烈打量着边伯贤一脸的责备并不是装出来的,觉得答应他帮他把什么“小妖怪”扔出去的自己真的是蠢透了。“那你自己解决吧,我先走了。”朴灿烈大手一挥,长腿一迈,觉得自己再不走得给这个人折腾死。刚刚自己那一巴掌招呼的可不轻啊,那小妖怪得醒了,边伯贤肯定看出来了。那还让我小声点儿!善变的巫师!辣鸡!


巫师守则第六条:不后悔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


张艺兴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边伯贤轻手轻脚地挪到他边上盯着他的睫毛看了很久。

不得不说,几个月下来,跟张艺兴相处并没有边伯贤想象的那么别扭。

原以为是闹腾的麻烦精,可实际上张艺兴简直乖巧的过分了,乖的不像是个小孩子。有的时候还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长辈的威压。搞得边伯贤时常对着坐的端端正正往嘴里塞薯片的张艺兴愣神。但是当看到张艺兴掉了一身的薯片渣子正在嗦手指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之前的疑惑简直是傻透芯儿了。

这明明就是个小孩子。边伯贤捻了捻张艺兴的发梢,柔软的触感就像此时边伯贤的心一样,快要化开了。

“好吧,我暂时收留你了。”听见隔壁邻居的关门声,边伯贤隐约知道自己决定了什么,悄悄冲着眼皮紧合像是睡熟了的张艺兴嘟哝。

张艺兴睫毛抖了抖,酒窝从脸颊溜了出来。

做美梦了吗?边伯贤轻轻碰了碰张艺兴的酒窝,一定是梦到我了嘿嘿!


巫师守则第七条:敢于承担责任。


两年了啊。边伯贤抬头看着天。

本来厚重的云紧贴着马路坠满了天,但是突然刮过的风把所有云全部赶走了,一丝白也不剩,只留下天湛蓝的底色,像只铺了单色的画布,空旷但是又充实。

边伯贤攥紧了身边人的手语调轻快,“回家了。”

边伯贤是在一个普通的晚上——十二月二十三号表白的。

其实边伯贤的本意是在二十四号,可这不争气的手表偏偏就走快了太多。

二十四号多好,表了白还能一起过圣诞,第一次约会就这样自然而然,晚上还能……嘿嘿。

边伯贤决定要表白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

那天的风很大,就像张艺兴走进边伯贤生活的第一天晚上那么大。

还没进家门就看到暖黄的灯光,一向独来独往的边伯贤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一刻感觉到的,是温暖。

不是每天从外面回家之后的冷清,甩下鞋子倒在沙发上的疲惫,躺了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可是始终睡不着的烦躁,是看到那个小孩板着脸问自己干嘛去了,心里怪舒服的。


和喜欢的人一起做点喜欢的事,怕不是过分美好了。


张艺兴是在边伯贤的怀里醒来的,边伯贤的腿缠在自己的腿上,手也揉在自己的后脑勺。

昨天晚上……咳。张艺兴决定先不去想那个。

边伯贤察觉了身边人的动作,手臂更严实地环了过来,“……再睡会儿。”

就在昨天晚上,在边伯贤的“严刑逼供”下,张艺兴交代了自己的来头。

“不就是解个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边伯贤低下头亲了亲张艺兴的鼻尖。

“你……不介意?”张艺兴盯着边伯贤凑过来的大脑袋,眯了眯眼睛。

“不啊,这种好事,巴不得早点发生。”

“你这人怎么这么……唔!”

边伯贤用行动代替了语言,来证明自己真的不介意。


事后张艺兴在有点老旧的牛皮纸上大剌剌地写下:

巫师守则第八条: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我就当你在冲我撒娇咯?”边伯贤伸出膀子把张艺兴整个儿圈在怀里,顺势捏了捏他的脸,是和印象里一样软乎乎的手感没错,下巴也抵在张艺兴的右肩微微撵了撵,头靠向他的脖颈。这么紧凑的姿势让边伯贤身上的热量成全包围包裹住了张艺兴,这令张艺兴不禁红了脸。

“我俩这都什么关系了,还这么纯情的吗?昨天晚上你可不是……”

“闭嘴!”

边伯贤笑着又凑近了点,手包住张艺兴的手,展开刚刚卷起的牛皮纸,写到:

巫师守则第九条:尽全力守护自己所爱之人。


“你记不记得我刚来的时候你不让我进门来着。”

“……不记得了!”

“那你记不记得你用赤豆元宵款待了我。”

“也……也不记得了!”

“那你总该知道你这个巫师简直就是……”

“是什么?是最可爱的最可爱的还是最可爱的?”

“是最可耻的。”

“不是最可爱的吗?”

“是最不要脸的。”



——FIN.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