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兔人

:P
兔吃人
很乱很甜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贰_长鼻子

。本篇【勉兴】
。1v1
。有队友,但无cp
。开心就好,想搞就搞
。xjb乱篡改童话向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张艺兴是个手艺人,平常做些饰品、家具什么的,也不图个什么,但求个生活。一直单着,没有家庭,不过张艺兴表示这没什么,自己一个人也清净,想干嘛干嘛,人生苦短,乐得自在嘛。
“唉——”张艺兴坐在自己的小桌子前面,长叹了一口气。
谁说我不想要个妻子呢?我还想要几个孩子。嗯,最好是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以前村子里的姑娘们哪个没有在我路过时悄悄瞄我!还不是因为那次口误说了句我不想结婚生子!明明只是为了呛那个丑女!结果搞得现在没有姑娘敢和我搭话了!
唉,算了,住在这里,每天会会身边的“邻居”也不错。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张艺兴今天也分外苦恼。
张艺兴住在森林里,自己搭了个小木屋。冬暖夏凉,还可以自己挑挑木头,挺好挺好。
张艺兴每天都这样宽慰自己,今天也不例外。
可是今天稍微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张艺兴不得不停下手上正在忙的活。
强压下被打断的烦躁,张艺兴慢吞吞站起身往门前走去。
“您好?”张艺兴听到外面的人的声音,“请问有人吗?”
“您好?”张艺兴凑到门前,透过自己在门上钻的一个小孔——美名其曰猫眼往外看。
外面站着一个长相和声音一样的男人。
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站姿优雅,一脸贵气,皮肤很白,就连抬起敲门的手也好像能反射太阳的光。
真帅啊。张艺兴在心里悄悄感慨着。
“啊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门外的男人听见了张艺兴的声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不可以进去和您聊聊?”
他笑起来可就不像刚刚那么优雅了。张艺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似的,翘起的嘴角怎么也收不回来。
被请进门的男人叫金俊勉。
金俊勉坐在壁炉旁的毯子上,趁张艺兴去泡茶的功夫,打量起这间屋子来。整个屋子都是木头的,从天花板到地板,每一样东西都是用木头雕制而成,绚烂的花纹爬满了整间小屋,连一个小角落都不放过,像是什么图腾,散发着诡谲的色彩。
金俊勉觉得张艺兴可能是个巫师。
“久等了。”张艺兴端着装了茶壶和茶点的盘子坐到了金俊勉的对面,将盘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边的一张矮桌上。张艺兴为金俊勉倒着茶,嘴角一直上扬成礼貌的弧度。
还是个深藏不露镇定自若的巫师。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巫师是十分令人唾弃的职业,没有科学根据,每天都神神秘秘地搞些大家都看不懂的东西,神神叨叨地叨着咒语施展巫术,骇人极了。
金俊勉默默地推远了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
杯子里是浅紫色的茶水,还零零星星地泛着闪亮的光。
“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令人作恶的魔物泡制的。”金俊勉小声自言自语。
“嗯?”张艺兴浅浅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如金粉般的亮光附着在他丰厚的唇瓣上,竟一时让金俊勉没法挪开眼。“先生您若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给您换一杯。”张艺兴语气平平。
“啊,那个…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以帮我泡杯红茶吗?”金俊勉做出友善的笑容。
张艺兴敛着眼睑,抽出胸口的手帕在嘴上摁了摁,将金粉擦干净,随后便站起身给这位麻烦多事的先生泡红茶。
“顺便拿一壶牛奶!”金俊勉在后面补充道。
“……好的先生。”

张艺兴端着奶壶和茶盘再次回到了壁炉边的矮桌前。初秋的天气还不是很冷,还有丝丝暖风总是从门缝窗缝钻进来,和室内本就温热的空气打成一团。
张艺兴怕热,现在还穿着背心短裤,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逼近纯黑的深紫色袍子。袍子上除了星星点点地点缀着金色的咒符之外再无别的装饰。
“先生,您的茶。”
金俊勉抬起头,看着张艺兴被阳光照出细细茸茸汗毛的耳廓,心里好像有什么悄悄改变了。

“我家弟弟好甜食,久而久之啊,我这嘴也被他带偏了。”金俊勉搅拌着红茶和鲜奶笑着解释。
“嗯。”张艺兴又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水,丝毫没有接着他的话继续讲下去的意思。“还想请问先生这次来是想让我帮您什么?”张艺兴说话向来直白,从不避讳什么,对眼前这个笑起来痴痴傻傻的青年倒是好奇得很,这下也直截了当地表达了。
金俊勉虽穿着低调,但并不难看出他家室的显赫,从耳垂到胸口再到袖口裤脚,精细的缝边和小巧精致的饰品无一不显示出他本身的富有。
张艺兴不喜欢和那些贵族打交道,谁知道他会不会被莫名其妙牵连到奇奇怪怪的事情里去。
张艺兴不是怕,是懒得烦。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有钱人最喜欢整些没用的了。
“这次打扰,是想定做一对对戒。”金俊勉在扯了一堆自己家里的有的没的之后,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给先生您的未婚妻吗?”张艺兴招呼金俊勉来到工作台前,翻找出空白的纸,在上面记下金俊勉的要求。
“是的。”
“先生您对这对对戒有什么要求吗?”
“按照您的喜好就好。”
张艺兴实在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位青年,和他对上了眼。
“好的,那请先生您来填写一下表格。”张艺兴对顾客的事情一向不会多问,不管是对未婚妻不上心的男人还是对未婚夫不上心的女人,通通没兴趣,谁爱管闲事谁去吧,反正他张艺兴不去。

“我叫金俊勉,日后就不要叫我先生了,怪生分的。”金俊勉伸出右手。
“张艺兴。”张艺兴看金俊勉笑得开心,回笑道,也伸出手回握住。
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过金俊勉不说,张艺兴自然也不知道。

金俊勉经常以“查看进度”为由来到张艺兴的小木屋,唠唠叨叨地坐在矮桌边就是赖上一整天。从淡紫色的茶水到微焦的饼干,从窗台的花草到树洞的松鼠,从初春到盛夏,从入秋到寒冬。
张艺兴也默许了金俊勉这种倾巢的行径。
张艺兴觉得,就这样有个人陪陪自己,也挺好。
金俊勉觉得,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一个人,也挺好。

聊着聊着,话也就多了起来。
在晚上,金俊勉总会装半杯红酒,边和张艺兴聊天或看他做工,边小口抿酒。
张艺兴不喝酒。倒不是不喜欢,而是自己的酒量自己心里有数。
不过张艺兴馋啊,在金俊勉生日的晚上,张艺兴拿来了几罐啤酒,全部从袋子里拿出来敲在矮桌上,嘴里嘟嘟哝哝着不醉不归,不顾金俊勉的劝阻强拉着他坐下。
然后张艺兴不负众望的醉了。
张艺兴在桌面上趴了一下后一咕噜爬了起来,拽着金俊勉的手,死死地盯着金俊勉的眼睛:“我…我!”说着说着还打了个酒嗝。
“怎么了?”金俊勉也不把手从张艺兴的掌心抽出,回望着张艺兴,那双眼睛里就似盛满了星星碎屑,闪着亮晶晶的光。
“我、我跟你讲!”
“嗯。”
“我!我张艺兴!”
“嗯。”金俊勉前所未有地期待张艺兴说出什么来。
“提前把戒指做好了!”张艺兴的语气是像小孩子一样抑制不住的自豪。
“……嗯。”
之后张艺兴又讲了什么,金俊勉都听不到了。

金俊勉老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不合群”的小伙子。独自一个人住在树林里,平常也不出来,只有在村子里进行大型活动的时候才出来走一走,引得村子里的小姑娘抱团尖叫。
不过好像没人勾搭成功啊。坐在一旁的金俊勉看着张艺兴一个接一个的拒绝舞会的邀约,不禁笑出了声。
试试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金俊勉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金俊勉有钱,但是也只是有钱。父母早就离婚,除了钱,金俊勉什么都没有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无所有的金俊勉看上了一无所有的张艺兴。

既然戒指已经做好了,那金俊勉也没有有理由往张艺兴这跑了。
好无聊啊。张艺兴每天都瘫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
好想他啊。金俊勉每天都立在树林前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借口去探望他。

直到那天晚上。

“艺兴!张艺兴!”金俊勉被村民们拽住,往看不出形状的小木屋的方向奋力挣扎着,嗓子早就喊到嘶哑。
不是的,这不可能。金俊勉的眼睛被火光熏疼,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部优雅的线条流下。
是谁,到底是谁。金俊勉的眼睛泛着血红,挣脱了村民朝身后敢来看热闹的人群不管不顾的大吼,是谁!谁啊!
金俊勉早就知道了啊,张艺兴身体上的不同。不管是对火过于紧张的样子还是小动物对于他身体似家的眷恋,都显示出他的不同。
不过张艺兴本人似乎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村民看着金俊勉发狂,便自讨没趣,作鸟兽散去了。

这下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来看你了。
金俊勉抱着张艺兴烧的焦黑的躯体,开心地笑着,拿出那两枚对戒给张艺兴戴上其中一个。
“你……愿意吗?”金俊勉看着张艺兴的眼睛。那双眼睛,会发光。
“嗯。”金俊勉好似听到了张艺兴的回答,搂着他已经烧出关节形状的身体,轻柔地抬起他的头,慎重地附上了唇。


所以到底差什么啊!金俊勉烦躁地坐在床边薅乱了一头金发。明明样子都一模一样啊,难道要等他自己成精?啊!那得等多久啊!
金俊勉自那次火灾后自学了木工,技术不及张艺兴那般高超,只能算的上还能看。
金俊勉亲自去那片树林找到了还没被烧坏的树,把它们拖回了家。然后按照张艺兴的模样做出了个和张艺兴有几分神似的木头人。
金俊勉每天晚上搂着这个做工粗糙的木头人睡觉,睡是睡好了,就是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拔胳膊腿上的木刺麻烦的很。
金俊勉喝着淡紫色的茶水坐在床边苦恼了很久。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金俊勉的每日例行苦恼。他站起身去开门。
“啊!”笨手笨脚的金俊勉摔倒了。手中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茶杯里的茶水也撒了一地。
还好还好,没撒到艺兴身上。金俊勉翻了翻木头人的
身体,安心地决定先去开门在回来收拾。

金俊勉转过身,木头人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到嘴边的茶水。

“您好?”金俊勉打开门,四处张望,只看到了门前的一片嫩绿的树叶。没有人?恶作剧?金俊勉捡起树叶,把它随意地放在桌子上。

金俊勉的脚步在梳妆台前顿住了,“艺……艺兴?”
木头人抬眼瞄了金俊勉一眼,目光便重又落回了镜子上。
“艺兴?”金俊勉踉跄着走到了张艺兴背后,“艺兴?”
“嗯。”被唤作张艺兴的木头人答应着。
“艺兴,你醒了?”金俊勉被突然醒来的张艺兴弄得手足无措。
“显而易见。”张艺兴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感粗糙的吓人,“小刀。”张艺兴摊着手。
“怎、怎么了?”金俊勉手忙脚乱地在乱七八糟的桌上翻找工具。
“……”张艺兴考虑着委婉的措辞,“这个……”张艺兴拍了拍自己的脸,手指上的戒指滑了滑。张艺兴的目光聚焦在手指上自己熟悉的戒指上。
“啊这个……”金俊勉更加慌乱了。
张艺兴把戒指重新带带好。
金俊勉的心跳漏了一拍。
“太丑了。”张艺兴拿过金俊勉手上的小刀,转过身对着镜子在脸上笔画。



——fin.




评论(1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