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兔人

:P
兔吃人
很乱很甜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壹_打火匣

。本篇【珉兴】
。1V1
。有队友,但无cp
。无前队友,哈!
。想搞就搞,开心就好
。顽强的和乐乎斗智斗勇
。xjb乱篡改童话向
。和@简·æž— çš„联文



夜里总是静悄悄的。
老巫婆坐在屋外的秋千上,饶有兴趣地盯着手上的水晶球。
看来今天来了个了不得的人。老巫婆愉悦地想。

“嗨我的孩子。”老巫婆冲树林的阴影里招了招干瘪、布满褶皱的手,“来,到这儿来。”
“您好,夫人。”金珉锡礼貌的回应。
“你是怎么了,孩子?”老巫婆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长年没有上过油的齿轮在圇转圇动,尖锐又刺耳。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谢谢您的关心。”金珉锡回以微笑,准备继续往前走。
“孩子,先别走。”老巫婆从秋千上跳了下来,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粗壮的大树。
“看到那棵树了吗孩子?
“你走到树跟前,往上看,就会看见一个树洞,你只要钻进那个树洞滑下去,就会到树的下面。”

“可我去那里干什么呢?”

“树的底下有一个大厅,那里有三扇门。每扇门都有一只宝箱,那里面有无穷无尽的财宝。
“可是每只宝箱上都蹲坐着守卫——狗。
“你只需要把它们的注意力吸引走,就可以随意拿走宝箱里的东西。”

“那我需要为您做些什么呢?您断然不会只为了我吧。”

“那是当然,我聪明的孩子。
“可是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帮我从里面拿出一个打火匣,那个打火匣点出的火焰是漂亮的彩虹的颜色,我十分喜欢。”

“那您为什么不自己去取呢?”

“我老了,腿脚不利索,下不去了”

“那好吧。”金珉锡在身上绑了绳子钻进了树洞。

“我在洞外等你。”老巫婆说,“好了就喊我。”

洞里黑漆漆的。
金珉锡站在原地,直到适应了黑暗才迈步往前走。
金珉锡摸到了第一扇门。
金珉锡转动门上的钥匙,推开了门。
门内果真如老巫婆所讲,有一只宝箱。
宝箱上也蹲坐着守卫。
金珉锡看见守卫后被吓了一跳,那不是狗,长得也不像狗,那是一个人,在宝箱上懒洋洋地盘腿坐着
“晚上好。”金珉锡小心翼翼地冲那个人打了个招呼。
“嗯。”那人眼神涣散地应了一声,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你好,那个,可以……”金珉锡不自在地开口。
“嗯?”那人的眼神终于聚焦在了金珉锡脸上,他挺直身子,冲金珉锡投来了不耐烦的目光。
金珉锡注意到了那人脖子上挂着的牌子,黑色的底色上留有“Baekhyun”这几个金色的字母。
“抱歉打扰到你了。”金珉锡冲Baekhyun鞠了一躬,“我想看看那个箱子里有些什么。”
“哦?”Baekhyun挑了挑眉毛,“你说想看我就给你看啊?”
“那……?”金珉锡有点不自在地挪了挪步子。
“诚意呢?”Baekhyun露出了一个格外色情的微笑,舔了舔嘴唇。
“……”金珉锡看着他散发出黄色光芒的身躯,决定先去下一个房间看看。

金珉锡打开了第二扇门。
那里也有一只宝箱和一个守卫。
“Chen……”金珉锡轻轻念出那个宛若无骨动物一般趴在宝箱上的人手环上刻着的名字。
“Hi~”Chen闻声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已经有多久了呢?哇,我都记不得了……那个是什么?”Chen的注意力瞬间被金珉锡手上拿着的东西吸引了。
“这个是……”金珉锡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在第一个房间墙边上捡到的杂志,眼神闪了闪。
金钟大直接凑上来抢走了那份杂志。
“嚯!”
“那是谁?”
“就是那个被国王关起来的小妖精啊!你不知道吗?哇哦这可是边黄贤的私藏啊!你怎么拿到的?”
“就、在地上捡的。”
“!!!!”Chen一脸震惊地拉着金珉锡的胳膊把他拽到了宝箱跟前,“这里的,随便拿。”说罢摇了摇手上的杂志,“但是这个,就归我了。”
“……恭敬不如从命。”

金珉锡装了满身沉甸甸的珠宝黄金来到了第三扇门前。
“咔哒”,门自己打开了。
金珉锡暗自称奇,却毫不犹豫地向里走去。
房间空荡荡的。
没有宝箱,也没有守卫。
但在角落里有什么在沉暗的烛火中闪闪发光。
是打火匣?
金珉锡走到了打火匣的跟前。
那个老女人刚刚好像说过,这个打火匣的火焰是七彩的?
金珉锡蹲下身,把打火匣拾了起来。
七彩的火焰?哇,没见过呢。
金珉锡用指腹磨蹭着打火匣表面复杂的纹路想到。
金珉锡擦亮了打火匣。
彩虹色的火焰从打火匣中冒出,短短几秒钟,火焰便将整个树洞吞噬。

很美。
金珉锡瞪大了眼睛。
太美了。

老巫婆扒在树洞口往里望了望。
望见了一片熠熠生辉的火海。
说是火海,还不如说是跌落下云间的彩虹,大片大片的彩色充盈了树洞内部,翻翻腾腾像遇水的干冰似的从洞口往外翻。
老巫婆站在洞口,感受着灼人的火焰从身上扫过,渐渐把自己淹没。
刺人肌骨的热度,却在此刻带有了一丝凉意。
老巫婆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嘴角绽开了微笑。
火势过后,哪里还有什么老巫婆。
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伸手探了探洞内还未来得及散去的彩色烟雾,嘴角挑了挑。
又是一个。
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这样呢?
乱动别人东西可是不好的。
女子带上斗篷的兜帽,快步离开了树洞。
什么“帮我个忙”,什么“随便取走的宝藏”,不过是诱惑你去当祭品的借口而已。

那只打火匣里,住着神明。
这可以返老还童的功效,就是神明的馈赠。
对自己每年给他献上祭品的馈赠。

金珉锡在彩色的烟雾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看见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目力所及,都是彩色的。
金珉锡继续走着,走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到头。
我会不会在这里饿死。
金珉锡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在一片安静里,脚步声闯入了金珉锡的耳朵。
谁!金珉锡想出声询问,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出于警惕,金珉锡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指向声音的方向。
来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儿,当然,如果忽略掉他闪着光的皮肤的话。男孩儿来到愣在原地不动的金珉锡面前,伸手推开了剑。透着水光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金珉锡看,仿佛在委屈为什么不欢迎他的到来反而用刀剑相向。金珉锡在恍惚间觉得自己遇到了小时候外婆在火炉边跟自己描述的童话故事里的独角兽。
闪着亮光的雪白肌肤,仿佛时刻含泪的眼睛,还有头顶若隐若现的独角,还有……
男孩儿像是看穿了金珉锡的心思,朝金珉锡的脸吹了口气。
是甜甜的糖果味。
就像外婆说的一样,全部都是一样的,没有一点出入。
金珉锡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
外婆说过,独角兽是善良且乐于助人的神明,可以实现遇见他的人的三个愿望。
金珉锡艰难地睁着眼睛,从上下眼皮的缝隙里望着抱着自己笑的独角兽。
想要再看他一眼,想要再抱他一下,还想要亲他一下,独角兽的嘴里是不是也像呼出的气一样甜滋滋的呢?
金珉锡闭上了眼睛。
“我叫张艺兴。”
他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听见了一个小小的甜滋滋的声音。
张艺兴吗?独角兽连名字都是甜的。

张艺兴轻轻松松地抱起金珉锡朝南走去。看上去瘦弱的身体毫无压力的疾步走着,三两下便到了一棵老树前。
张艺兴脸不红气不喘地抱着金珉锡从树上的一个洞口跳了下去。
张艺兴一直在笑,深陷的酒窝明晃晃地挂在脸上,甜的好像要流出糖浆。
张艺兴窃喜着把金珉锡放在一个空出的床上摆好。
又多了一个。张艺兴数了数房间里的人。
一,二,三,四,五,六。嗯,再加上Baekhyun和Chen,一共八个。
嘻嘻。已经八个了啊。
张艺兴开心地站在原地转了个圈,闪着彩色亮光的角早已没有任何隐藏地支在了头顶。



Fin.







。张艺兴是一只有【收集好看的人】的奇怪癖好的独角兽
。打火匣点的火并不会烧死人
。老巫婆知道独角兽的真面目并且欣然同意了这比“你帮我保持年轻我帮你找美人”的交易
。阿爸和倩倩都是没有擅自打火并把打火匣交还到老巫婆手里的人,但是老巫婆皱了皱眉头把他们推下去并把打着火的打火匣扔了下去
。哇,好扯






评论(6)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