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兔人

:P
兔吃人
很乱很甜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叁_女巫的诅咒


。本篇【边兴】

。开心就好,想搞就搞

。xjb乱篡改童话向

。和 @简·林 的联文(她暂时发不了,大家等等她

。黏黏生日快乐!画完图之后是文!

。都是去年写的了,不要骂我



“就是他?”小孩子腮帮子鼓了起来,“看上去就像个傻子一样。”

“好好说话。”一旁的男人捏了捏眉心,“你什么时候能成熟点。”

搁谁也看不出来,孩子和男人是同龄人。

“还有你这样子,是不是得改改。”男人捏住小孩子又软又滑的脸蛋,觉得这实在不是个正经人去办事该有的样子。

“没事,小孩儿样子好行事。”小孩子甩手拍掉在自己脸上乱搞的手,他可不喜欢有人随便碰自己的脸,“我去了啊。出什么事儿记得来喊我。”


巫师守则第一条:对待他人要礼貌有风度。


边伯贤强打起精神睁开眼睛和站在自家门口的小孩子大眼瞪小眼。

“你谁啊!”边伯贤斜着眼,目光把门口的小孩儿从头发丝到脚尖都恶狠狠地瞪了一遍。

也是,谁在大早上准备睡懒觉的时候被吵醒还会好脾气的跟你说早上好呢?

很显然,边伯贤就不是那样的男子汉大丈夫。

“进去。”站在门口的小孩儿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边伯贤的低气压一样,突兀地开口说话。

“啥啊!”边伯贤大叫,把门甩上了。

可不等边伯贤回到床上去,门再次被敲响了。

“你给我说清楚。”边伯贤打开门,脸又黑了几度。

“让我进去。”小孩子还是以原来的姿势站在门口。

那是什么表情?不耐烦?边伯贤翻了个白眼。

“不给。”话音未落,边伯贤转身就要关门。

“得给。张艺兴抢在边伯贤关门前伸手把住门框,可是没想到边伯贤是使了力气的。“啪!”的一声,小孩儿的眼睛愣是没忍住一下子红了。

“哎哎哎!”边伯贤也没想到小孩儿心思这么绝,看着小孩儿愈演愈烈的哭势,一下子乱了阵脚,“你你你你,你别哭啊!”边伯贤只好把小孩儿拽进屋,“你进来你进来你进来可以了吧!”

边伯贤从门口探出头,呼,没人出来看热闹就好。

“……呜。”小孩儿用手撇了撇眼泪,点了点头。

“阿西这都是什么事儿啊……”边伯贤把小孩儿摁在沙发上坐好,跑进卧室找药。

小孩儿在沙发上往墙角挪了挪屁股,“果然是个傻子吧。”他几不可闻的用鼻音哼了哼。


巫师守则第二条:不得伤害普通人。


边伯贤嘟嘟囔囔地往张艺兴手上抹草绿色的药膏,力气大的像是要把被门夹伤本来毫无大碍的手捏到骨折,或者直接捏断。

小孩儿不动声色的把手往回缩了缩。

“干嘛!”边伯贤一把把小孩儿的手拽回自己跟前,“当我乐意替你上药是吧!”边伯贤报复般加大了受伤的力度,膏药都被恶狠狠地抹到了并没有被门夹到的手腕甚至小臂上。

小孩儿低着头朝边伯贤悄悄皱起了眉毛,药膏涂的到处都是让他不是那么舒服,黏糊糊凉津津的,让人委实想去冲干净。

“没事了。”小孩儿开口,也是凉津津的。

“切。”边伯贤特地趁小孩儿不注意放了手,还顺势往下甩了甩,看到小孩儿果真如他想的那样——手磕到了茶几的尖角——不由转过头幸灾乐祸地嘲笑起来。

“饿了。”小孩儿揉了揉自己饱经风霜的手,抬起头盯着边伯贤笑得抖动的背影,语气还是那么平平淡淡,就好像自己刚刚没察觉到边伯贤的恶作剧一样。

边伯贤的肩膀骤然停下来。

淦!这小孩儿讹我!被骗了!上套了!

这几句话掺杂着感叹号在边伯贤的脑内回荡,扰的人心烦,但是怎么赶也赶不走,实在是没脾气了。

边伯贤感觉自己才是那个小孩子,又是无理取闹又是乱发脾气,小气的要命,还自以为是的指着别人笑。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感觉?明明是他非要进我家!我不让他进怎么现在就像是我欠他的一样?边伯贤认命地走进厨房,陷入了苦恼。

这种被别人看低了的感觉可真不怎么好。

这种认清自己的感觉看起来真不怎么好。小孩儿摇了摇脑袋,又摇了摇手腕,感觉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次扫视了一遍边伯贤家中的布局和摆设。没想到,这么没涵养没绅士风度的巫师,品味竟然还不错。

小孩儿目光停留在站在厨房带着怨气用筷子搅拌锅里东西的人身上,他光着脚踩在冰凉的地上,大步朝厨房走过去,在闻到了厨房内疑似赤豆元宵的甜味儿的一刻,小孩儿决定改变自己让边伯贤下不了台的想法了。

边伯贤悄悄地瞟向身后,见小孩儿很在意地看向锅里,不自主地挺直了腰,怎么样?意识到我的魅力了吗?


巫师守则第三条:量力而行。


随着“哐啷!”一声巨响,边伯贤把手中的锅摔在了餐桌上早已准备好的隔热垫上,“吃吧!”手朝小孩儿一摆,看上去阔气极了,

“……碗。”小孩儿再次没有接边伯贤的话茬。

“真是没脾气了。”边伯贤嘟嘟囔囔的去给小孩儿拿碗和勺子。

“张艺兴。”接过边伯贤手里的碗给自己盛了一点,小孩儿拨弄着勺子,朝碗里的元宵吹着气。

“啊?”边伯贤愣了一下,“你的名字是吧?张艺兴啊,好名字好名字,特别适合你。”

张艺兴看着边伯贤皮笑肉不笑的样子,在一瞬间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告诉他自己的真名比较好。还有啊,刚刚闻到小元宵有点奇怪的味道,不知道能不能吃了。

这个大傻子,不会给我下毒吧?张艺兴看着边伯贤的脸,仔细想了想,觉得边伯贤不像是会有这个脑子的人,稍稍放下心来尝了一小口。中毒也没有关系,兴兴可是会解毒能够独当一面的大魔法师了。

“我叫边阿爸。”边伯贤继续嬉皮笑脸。

“……”张艺兴把勺子塞进边伯贤的嘴里,头也不回的光着脚回到了沙发。

“唔?”边伯贤叼着勺子看向张艺兴的方向,沙发上只有薄被裹住的一个小包。边伯贤又看向张艺兴的碗里,没吃完吗?不是饿了嘛。哇,还是脾气大的娇气小鬼。

“卧槽好苦!”边伯贤突然把勺子吐进了锅里,拿起手边的水拧开就灌,卧槽卧槽卧槽好苦好苦好苦!!!!

……好吧不怪他吃不完了。

边伯贤扶着自己的肚子,考虑要不要烧个开水泡碗面什么的。毕竟自己别的不会,烧水还是很在行的嘛!


巫师守则第四条:保护老幼妇孺。


“……饿了。”张艺兴刚从沙发上的毯子堆里爬出来就看见了已经近乎深蓝的天。

都晚上了啊,我睡了多久。张艺兴眯着眼睛打量着黑黢黢的屋内,

边伯贤呢?

张艺兴又扫视了一遍屋内,确定没有可疑边伯贤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埋伏着后,掀开被子准备自己去找点吃的垫垫肚子。

“我出门一趟,你最好也走掉!不要动家里的东西!所有东西!”张艺兴垫着脚撕下了贴在冰箱顶上的字条,看完之后随手扔进了垃圾桶。“这种东西真的以为会有人听吗?也不知道这个傻子冰箱里有没有能吃的东西。”当张艺兴打开冰箱之后就会发现自己多虑了,这简直就是大海里黄金鱼的馈赠!丰富的食材摆放的整整齐齐,这简直就和边伯贤傻子人设不搭啊!人设崩塌!原来这家伙很会做饭吗?张艺兴回想起自己下午吃的赤豆元宵,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果然是巫师的奇妙法术吧。”张艺兴在冰箱里挑挑捡捡,觉得填饱肚子最重要,其他的就等边伯贤回来之后直接问他不就好了。

“嗯?”正在洗菜的张艺兴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在水池里甩掉了手上的水之后走到了窗边。

窗外也像先前的屋内一样黑黢黢的,看不清什么东西。

“有事?”张艺兴扣了扣窗。

窗外风声呼啸。

边伯贤觉得今个儿的风也忒大了。

原本准备走路回家在现在看来实在不是个好想法,打车吧。边伯贤往大路走去。

家里还有个小麻烦,晚回去可不知道他会把自己家里搞成什么样子。


巫师守则第五条:切忌向别人透露自己巫师的身份。


“就这么个事儿啊?”朴灿烈悄悄斜着眼从头发尖儿到指甲盖儿仔仔细细地打量边伯贤,觉得自己这个邻居今天怕是脑子有点不小的问题,比平时都严重的那种,“你把人给扔出去不就完事儿了。”

“我这不是,没扔掉嘛!”朴灿烈看边伯贤确实没了往日那副渴望日天日地的丑恶嘴脸,决定就小小的相信他一次,去帮他解决掉那个粘人的麻烦精,“这次……”

“等朴总您办完事儿,保准给您送到手上嘿!”边伯贤连忙止住朴灿烈的话头,要多狗腿有多狗腿。

每当边伯贤有求于朴灿烈,都要贴点儿好处。大到音响电脑小到球鞋手表。

可不是嘛,谁会没点儿甜头就去帮你干这干那啊,只是邻居而已的关系让边伯贤多次痛失钱包里的钞票。

边伯贤觉得自己这个邻居可真的是太骚包了。

“行吧你个辣鸡巫师。”朴灿烈迈开长腿准备趁着麻烦精睡觉进行偷袭。

看在你要帮我的份儿上,我忍了。边伯贤仍旧跟在朴灿烈身后问东问西。

这不是狗腿!边伯贤反驳,这是战略性交换敌我情报,旨在套出敌军的软肋痛处,然后出其不意活用情报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一举歼灭翻身农奴把歌唱!

“人呢?”朴灿烈把鞋子甩掉大剌剌地走进了边伯贤的家门,左看看右看看想找出那个边伯贤口中“简直是魔鬼”的孩子。

“客厅客厅!”边伯贤紧随其后,一关上门就朝沙发指个不停,打着莫名其妙的暗号,嘴里嘀嘀咕咕也不知道在念什么咒语。

……看不透。朴灿烈下定结论——边伯贤发病了,遇上个小孩儿就不镇定了。

“就是这个啊?”朴灿烈一挥手,打在沙发上的小包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哎哎哎我的祖宗哟!”边伯贤连忙止住朴灿烈想直接上手把人抗走的想法,“你可轻点儿!”

边伯贤一只手摁住朴灿烈蠢蠢欲动的手,另一只替张艺兴掖了掖被子,“这么大块头,你可别吓着人小孩子。嘘!小点儿声儿!”

不是你叫我来帮你丢掉的吗?这可苦了被强制静音的朴灿烈了,整个人五官都皱成一团。六月飘雪啊!朴灿烈默默在心里为自己申冤。

“喂我说……”朴灿烈嗓门儿一向很大。

“嘘!”边伯贤把朴灿烈连拉带扯拽进了自己的卧室,还不忘带上门,“我说了让你小点儿声!”

“……哦。”朴灿烈打量着边伯贤一脸的责备并不是装出来的,觉得答应他帮他把什么“小妖怪”扔出去的自己真的是蠢透了。“那你自己解决吧,我先走了。”朴灿烈大手一挥,长腿一迈,觉得自己再不走得给这个人折腾死。刚刚自己那一巴掌招呼的可不轻啊,那小妖怪得醒了,边伯贤肯定看出来了。那还让我小声点儿!善变的巫师!辣鸡!


巫师守则第六条:不后悔自己做出的任何决定。


张艺兴在沙发上蜷成一团。

边伯贤轻手轻脚地挪到他边上盯着他的睫毛看了很久。

不得不说,几个月下来,跟张艺兴相处并没有边伯贤想象的那么别扭。

原以为是闹腾的麻烦精,可实际上张艺兴简直乖巧的过分了,乖的不像是个小孩子。有的时候还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其妙的长辈的威压。搞得边伯贤时常对着坐的端端正正往嘴里塞薯片的张艺兴愣神。但是当看到张艺兴掉了一身的薯片渣子正在嗦手指的时候,又会觉得自己之前的疑惑简直是傻透芯儿了。

这明明就是个小孩子。边伯贤捻了捻张艺兴的发梢,柔软的触感就像此时边伯贤的心一样,快要化开了。

“好吧,我暂时收留你了。”听见隔壁邻居的关门声,边伯贤隐约知道自己决定了什么,悄悄冲着眼皮紧合像是睡熟了的张艺兴嘟哝。

张艺兴睫毛抖了抖,酒窝从脸颊溜了出来。

做美梦了吗?边伯贤轻轻碰了碰张艺兴的酒窝,一定是梦到我了嘿嘿!


巫师守则第七条:敢于承担责任。


两年了啊。边伯贤抬头看着天。

本来厚重的云紧贴着马路坠满了天,但是突然刮过的风把所有云全部赶走了,一丝白也不剩,只留下天湛蓝的底色,像只铺了单色的画布,空旷但是又充实。

边伯贤攥紧了身边人的手语调轻快,“回家了。”

边伯贤是在一个普通的晚上——十二月二十三号表白的。

其实边伯贤的本意是在二十四号,可这不争气的手表偏偏就走快了太多。

二十四号多好,表了白还能一起过圣诞,第一次约会就这样自然而然,晚上还能……嘿嘿。

边伯贤决定要表白是在一个偶然的情况下。

那天的风很大,就像张艺兴走进边伯贤生活的第一天晚上那么大。

还没进家门就看到暖黄的灯光,一向独来独往的边伯贤不得不承认,自己在这一刻感觉到的,是温暖。

不是每天从外面回家之后的冷清,甩下鞋子倒在沙发上的疲惫,躺了几个小时一动也不动可是始终睡不着的烦躁,是看到那个小孩板着脸问自己干嘛去了,心里怪舒服的。


和喜欢的人一起做点喜欢的事,怕不是过分美好了。


张艺兴是在边伯贤的怀里醒来的,边伯贤的腿缠在自己的腿上,手也揉在自己的后脑勺。

昨天晚上……咳。张艺兴决定先不去想那个。

边伯贤察觉了身边人的动作,手臂更严实地环了过来,“……再睡会儿。”

就在昨天晚上,在边伯贤的“严刑逼供”下,张艺兴交代了自己的来头。

“不就是解个咒嘛!有什么大不了的。”边伯贤低下头亲了亲张艺兴的鼻尖。

“你……不介意?”张艺兴盯着边伯贤凑过来的大脑袋,眯了眯眼睛。

“不啊,这种好事,巴不得早点发生。”

“你这人怎么这么……唔!”

边伯贤用行动代替了语言,来证明自己真的不介意。


事后张艺兴在有点老旧的牛皮纸上大剌剌地写下:

巫师守则第八条:管好自己的下半身。


“我就当你在冲我撒娇咯?”边伯贤伸出膀子把张艺兴整个儿圈在怀里,顺势捏了捏他的脸,是和印象里一样软乎乎的手感没错,下巴也抵在张艺兴的右肩微微撵了撵,头靠向他的脖颈。这么紧凑的姿势让边伯贤身上的热量成全包围包裹住了张艺兴,这令张艺兴不禁红了脸。

“我俩这都什么关系了,还这么纯情的吗?昨天晚上你可不是……”

“闭嘴!”

边伯贤笑着又凑近了点,手包住张艺兴的手,展开刚刚卷起的牛皮纸,写到:

巫师守则第九条:尽全力守护自己所爱之人。


“你记不记得我刚来的时候你不让我进门来着。”

“……不记得了!”

“那你记不记得你用赤豆元宵款待了我。”

“也……也不记得了!”

“那你总该知道你这个巫师简直就是……”

“是什么?是最可爱的最可爱的还是最可爱的?”

“是最可耻的。”

“不是最可爱的吗?”

“是最不要脸的。”



——FIN.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贰_长鼻子

。本篇【勉兴】
。1v1
。有队友,但无cp
。开心就好,想搞就搞
。xjb乱篡改童话向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张艺兴是个手艺人,平常做些饰品、家具什么的,也不图个什么,但求个生活。一直单着,没有家庭,不过张艺兴表示这没什么,自己一个人也清净,想干嘛干嘛,人生苦短,乐得自在嘛。
“唉——”张艺兴坐在自己的小桌子前面,长叹了一口气。
谁说我不想要个妻子呢?我还想要几个孩子。嗯,最好是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以前村子里的姑娘们哪个没有在我路过时悄悄瞄我!还不是因为那次口误说了句我不想结婚生子!明明只是为了呛那个丑女!结果搞得现在没有姑娘敢和我搭话了!
唉,算了,住在这里,每天会会身边的“邻居”也不错。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张艺兴今天也分外苦恼。
张艺兴住在森林里,自己搭了个小木屋。冬暖夏凉,还可以自己挑挑木头,挺好挺好。
张艺兴每天都这样宽慰自己,今天也不例外。
可是今天稍微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张艺兴不得不停下手上正在忙的活。
强压下被打断的烦躁,张艺兴慢吞吞站起身往门前走去。
“您好?”张艺兴听到外面的人的声音,“请问有人吗?”
“您好?”张艺兴凑到门前,透过自己在门上钻的一个小孔——美名其曰猫眼往外看。
外面站着一个长相和声音一样的男人。
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站姿优雅,一脸贵气,皮肤很白,就连抬起敲门的手也好像能反射太阳的光。
真帅啊。张艺兴在心里悄悄感慨着。
“啊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门外的男人听见了张艺兴的声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不可以进去和您聊聊?”
他笑起来可就不像刚刚那么优雅了。张艺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似的,翘起的嘴角怎么也收不回来。
被请进门的男人叫金俊勉。
金俊勉坐在壁炉旁的毯子上,趁张艺兴去泡茶的功夫,打量起这间屋子来。整个屋子都是木头的,从天花板到地板,每一样东西都是用木头雕制而成,绚烂的花纹爬满了整间小屋,连一个小角落都不放过,像是什么图腾,散发着诡谲的色彩。
金俊勉觉得张艺兴可能是个巫师。
“久等了。”张艺兴端着装了茶壶和茶点的盘子坐到了金俊勉的对面,将盘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边的一张矮桌上。张艺兴为金俊勉倒着茶,嘴角一直上扬成礼貌的弧度。
还是个深藏不露镇定自若的巫师。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巫师是十分令人唾弃的职业,没有科学根据,每天都神神秘秘地搞些大家都看不懂的东西,神神叨叨地叨着咒语施展巫术,骇人极了。
金俊勉默默地推远了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
杯子里是浅紫色的茶水,还零零星星地泛着闪亮的光。
“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令人作恶的魔物泡制的。”金俊勉小声自言自语。
“嗯?”张艺兴浅浅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如金粉般的亮光附着在他丰厚的唇瓣上,竟一时让金俊勉没法挪开眼。“先生您若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给您换一杯。”张艺兴语气平平。
“啊,那个…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以帮我泡杯红茶吗?”金俊勉做出友善的笑容。
张艺兴敛着眼睑,抽出胸口的手帕在嘴上摁了摁,将金粉擦干净,随后便站起身给这位麻烦多事的先生泡红茶。
“顺便拿一壶牛奶!”金俊勉在后面补充道。
“……好的先生。”

张艺兴端着奶壶和茶盘再次回到了壁炉边的矮桌前。初秋的天气还不是很冷,还有丝丝暖风总是从门缝窗缝钻进来,和室内本就温热的空气打成一团。
张艺兴怕热,现在还穿着背心短裤,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逼近纯黑的深紫色袍子。袍子上除了星星点点地点缀着金色的咒符之外再无别的装饰。
“先生,您的茶。”
金俊勉抬起头,看着张艺兴被阳光照出细细茸茸汗毛的耳廓,心里好像有什么悄悄改变了。

“我家弟弟好甜食,久而久之啊,我这嘴也被他带偏了。”金俊勉搅拌着红茶和鲜奶笑着解释。
“嗯。”张艺兴又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水,丝毫没有接着他的话继续讲下去的意思。“还想请问先生这次来是想让我帮您什么?”张艺兴说话向来直白,从不避讳什么,对眼前这个笑起来痴痴傻傻的青年倒是好奇得很,这下也直截了当地表达了。
金俊勉虽穿着低调,但并不难看出他家室的显赫,从耳垂到胸口再到袖口裤脚,精细的缝边和小巧精致的饰品无一不显示出他本身的富有。
张艺兴不喜欢和那些贵族打交道,谁知道他会不会被莫名其妙牵连到奇奇怪怪的事情里去。
张艺兴不是怕,是懒得烦。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有钱人最喜欢整些没用的了。
“这次打扰,是想定做一对对戒。”金俊勉在扯了一堆自己家里的有的没的之后,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给先生您的未婚妻吗?”张艺兴招呼金俊勉来到工作台前,翻找出空白的纸,在上面记下金俊勉的要求。
“是的。”
“先生您对这对对戒有什么要求吗?”
“按照您的喜好就好。”
张艺兴实在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位青年,和他对上了眼。
“好的,那请先生您来填写一下表格。”张艺兴对顾客的事情一向不会多问,不管是对未婚妻不上心的男人还是对未婚夫不上心的女人,通通没兴趣,谁爱管闲事谁去吧,反正他张艺兴不去。

“我叫金俊勉,日后就不要叫我先生了,怪生分的。”金俊勉伸出右手。
“张艺兴。”张艺兴看金俊勉笑得开心,回笑道,也伸出手回握住。
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过金俊勉不说,张艺兴自然也不知道。

金俊勉经常以“查看进度”为由来到张艺兴的小木屋,唠唠叨叨地坐在矮桌边就是赖上一整天。从淡紫色的茶水到微焦的饼干,从窗台的花草到树洞的松鼠,从初春到盛夏,从入秋到寒冬。
张艺兴也默许了金俊勉这种倾巢的行径。
张艺兴觉得,就这样有个人陪陪自己,也挺好。
金俊勉觉得,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一个人,也挺好。

聊着聊着,话也就多了起来。
在晚上,金俊勉总会装半杯红酒,边和张艺兴聊天或看他做工,边小口抿酒。
张艺兴不喝酒。倒不是不喜欢,而是自己的酒量自己心里有数。
不过张艺兴馋啊,在金俊勉生日的晚上,张艺兴拿来了几罐啤酒,全部从袋子里拿出来敲在矮桌上,嘴里嘟嘟哝哝着不醉不归,不顾金俊勉的劝阻强拉着他坐下。
然后张艺兴不负众望的醉了。
张艺兴在桌面上趴了一下后一咕噜爬了起来,拽着金俊勉的手,死死地盯着金俊勉的眼睛:“我…我!”说着说着还打了个酒嗝。
“怎么了?”金俊勉也不把手从张艺兴的掌心抽出,回望着张艺兴,那双眼睛里就似盛满了星星碎屑,闪着亮晶晶的光。
“我、我跟你讲!”
“嗯。”
“我!我张艺兴!”
“嗯。”金俊勉前所未有地期待张艺兴说出什么来。
“提前把戒指做好了!”张艺兴的语气是像小孩子一样抑制不住的自豪。
“……嗯。”
之后张艺兴又讲了什么,金俊勉都听不到了。

金俊勉老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不合群”的小伙子。独自一个人住在树林里,平常也不出来,只有在村子里进行大型活动的时候才出来走一走,引得村子里的小姑娘抱团尖叫。
不过好像没人勾搭成功啊。坐在一旁的金俊勉看着张艺兴一个接一个的拒绝舞会的邀约,不禁笑出了声。
试试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金俊勉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金俊勉有钱,但是也只是有钱。父母早就离婚,除了钱,金俊勉什么都没有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无所有的金俊勉看上了一无所有的张艺兴。

既然戒指已经做好了,那金俊勉也没有有理由往张艺兴这跑了。
好无聊啊。张艺兴每天都瘫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
好想他啊。金俊勉每天都立在树林前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借口去探望他。

直到那天晚上。

“艺兴!张艺兴!”金俊勉被村民们拽住,往看不出形状的小木屋的方向奋力挣扎着,嗓子早就喊到嘶哑。
不是的,这不可能。金俊勉的眼睛被火光熏疼,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部优雅的线条流下。
是谁,到底是谁。金俊勉的眼睛泛着血红,挣脱了村民朝身后敢来看热闹的人群不管不顾的大吼,是谁!谁啊!
金俊勉早就知道了啊,张艺兴身体上的不同。不管是对火过于紧张的样子还是小动物对于他身体似家的眷恋,都显示出他的不同。
不过张艺兴本人似乎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村民看着金俊勉发狂,便自讨没趣,作鸟兽散去了。

这下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来看你了。
金俊勉抱着张艺兴烧的焦黑的躯体,开心地笑着,拿出那两枚对戒给张艺兴戴上其中一个。
“你……愿意吗?”金俊勉看着张艺兴的眼睛。那双眼睛,会发光。
“嗯。”金俊勉好似听到了张艺兴的回答,搂着他已经烧出关节形状的身体,轻柔地抬起他的头,慎重地附上了唇。


所以到底差什么啊!金俊勉烦躁地坐在床边薅乱了一头金发。明明样子都一模一样啊,难道要等他自己成精?啊!那得等多久啊!
金俊勉自那次火灾后自学了木工,技术不及张艺兴那般高超,只能算的上还能看。
金俊勉亲自去那片树林找到了还没被烧坏的树,把它们拖回了家。然后按照张艺兴的模样做出了个和张艺兴有几分神似的木头人。
金俊勉每天晚上搂着这个做工粗糙的木头人睡觉,睡是睡好了,就是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拔胳膊腿上的木刺麻烦的很。
金俊勉喝着淡紫色的茶水坐在床边苦恼了很久。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金俊勉的每日例行苦恼。他站起身去开门。
“啊!”笨手笨脚的金俊勉摔倒了。手中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茶杯里的茶水也撒了一地。
还好还好,没撒到艺兴身上。金俊勉翻了翻木头人的
身体,安心地决定先去开门在回来收拾。

金俊勉转过身,木头人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到嘴边的茶水。

“您好?”金俊勉打开门,四处张望,只看到了门前的一片嫩绿的树叶。没有人?恶作剧?金俊勉捡起树叶,把它随意地放在桌子上。

金俊勉的脚步在梳妆台前顿住了,“艺……艺兴?”
木头人抬眼瞄了金俊勉一眼,目光便重又落回了镜子上。
“艺兴?”金俊勉踉跄着走到了张艺兴背后,“艺兴?”
“嗯。”被唤作张艺兴的木头人答应着。
“艺兴,你醒了?”金俊勉被突然醒来的张艺兴弄得手足无措。
“显而易见。”张艺兴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感粗糙的吓人,“小刀。”张艺兴摊着手。
“怎、怎么了?”金俊勉手忙脚乱地在乱七八糟的桌上翻找工具。
“……”张艺兴考虑着委婉的措辞,“这个……”张艺兴拍了拍自己的脸,手指上的戒指滑了滑。张艺兴的目光聚焦在手指上自己熟悉的戒指上。
“啊这个……”金俊勉更加慌乱了。
张艺兴把戒指重新带带好。
金俊勉的心跳漏了一拍。
“太丑了。”张艺兴拿过金俊勉手上的小刀,转过身对着镜子在脸上笔画。



——fin.




【边兴】特大温差6-15


设定:
咸:特怕冷
蕾:特怕热
。现背
。九锥室友
。边兴情侣
。其余也不一定是友情向
。今天也是和乐乎斗智斗勇的一天,我加了好多啊,看起来不太妙


6
“哥?”
“嗯?”
“哥?”
“嗯?”
“哥。”
“……嗯。”

7
今天也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好天气呢!
边伯贤从被子里钻出来,坐在床上冲着窗外刺眼的阳光咧开了四方嘴。
要赶紧和我的甜甜蕾哥哥说早安才行。
刚从床上坐起来的边伯贤又躺了回去,举起了手机,对着镜头摆出了一副没睡醒的迷糊样。

张艺兴是被手机的消息提醒吵醒的。
谁啊!
张艺兴气极,脚狠命地踢了一下被子,但仍旧认命地爬起来看到底是什么消息。
唔!
收到消息的张艺兴呆愣愣地盯着手机看了好久,用手捂住了发烫的脸。

8
客厅大概是最适合两个人待在一起的地方了。
不是很热,也不是很冷,是正常的温度。
是个好地方。
边伯贤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但当边伯贤抱着张艺兴的胳膊半推半拉来到客厅窝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客厅温度确实是不高不低,但是!就是因为这样!这里!才会有这么多对我的亲亲蕾哥哥图圇谋圇不圇轨的饥圇渴的坏男人!
边伯贤瞪着眼睛,把张艺兴又抱紧了一点。
不明所以的张艺兴低下头,看着边伯贤气鼓鼓的小脸,没忍住笑出了声。
其他七人:幸灾乐祸
边伯贤撇了撇嘴,突然扣住了张艺兴的脑袋。
其他七人:惊慌失措
边伯贤瞄了一眼其他人仿佛便圇秘的表情,笑眯眯的在张艺兴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地碰了碰。
呵,我只想说,在座的各位,都该叫我爸爸。

9
金钟大一大早就发现自己丢东西了。
最近东西怎么老是不见。
金钟大胡乱翻找着自己的衣柜。
是我的东西太乱了?
金钟大想了想队长那么乱的房间都没有丢什么东西,心里很不平衡。
我那双超——级可爱的袜子呢?虽然说我每双袜子都很可爱啦,可是那双是和兴兴哥的情侣款哎。
……啊……是和兴兴哥的情侣款啊……
金钟大好像知道自己的袜子为什么不见了。
很难过。
金钟大的八字眉更加明显了。

10
“哥,你明天有空吗?”边伯贤披着小被子毅然决然地敲开了张艺兴的房门。
“有的啊,伯贤是有什么事吗?”张艺兴摘下耳机。
“那太好了哥!明天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吧!”

周末的游乐园很热闹,随处可见小情侣挽着手走在一起。
好时机!
边伯贤往张艺兴边上凑了凑,思考着怎么抱住张艺兴的胳膊。
那样才有小情侣的氛围嘛!
边伯贤为自己开脱。
就在这个时候,张艺兴伸手寻到了边伯贤的手,十指相扣。
哎!
边伯贤脸红着低下头,正好看见两人紧扣着的双手,用力回握住。

11
“旋转木马!”嘴里咬着着棉花糖的边伯贤口齿不清地大喊,“我们先玩这个吧!”
还没听清边伯贤说了什么的张艺兴稀里糊涂的就被边伯贤拉进了全是人的队伍里。
好不容易轮到了他们俩,边伯贤的棉花糖早就吃完了,正在用那根竹签戳地上的石子。
“等了好久哦。”边伯贤挠了挠后脑勺。
“没事啊,这不是轮到我们了吗?”张艺兴跨上了一匹独角兽,酒窝也溜了出来。
木马伴随着儿歌旋转了起来。
“哥!”边伯贤转过头,“好玩吗!”
“嗯!”张艺兴大声的回应。
就是有点硌屁圇股。
张艺兴抓紧了自己坐的独角兽的角。
不知道伯贤的屁圇股会不会痛。
关心他人的张艺兴如实想到,手也不老实地拍上了边伯贤的屁圇股。
被拍了屁圇股的边伯贤更加荡漾的把整个人挂到了张艺兴身上。

12
“鬼屋”两个大字深深地震撼了边伯贤的内心。
可我的蕾哥哥好像很想去啊!
啊!
啊!
啊!
我边阿爸这辈子怕过谁!
没有!
不存在的!
我!可以的!
边伯贤攥紧了全是冷汗的手,强行忽略掉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表面上仍旧风平浪静,“走吧,哥?轮到我们了。”

13
边伯贤和张艺兴坐上了看上去质量就不是很好的铁皮车,被工作人员粗暴地推了进去。
“啊!”边伯贤的背撞到了座椅靠背,整个身子都向前倾,不禁委屈地嘟起了嘴。
张艺兴往旁边瞧了瞧,伸出手,揉了揉边伯贤的背和腰。
哇哦。
边伯贤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胆子小这件事,如勇者般睁大了眼睛目视前方。
“哥不要害怕哦。”边伯贤朝张艺兴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嗯,伯贤会保护我的。”张艺兴捧场地牵住了边伯贤的手,假模假样的往边伯贤那靠了靠。
边伯贤心满意足地昂起了他那高贵的头颅。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过来啊啊啊!!!!!!!”
“求你们了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拜托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出来之后,面色苍白的边伯贤踉踉跄跄地跌进了张艺兴的怀里,“我好难受哦。我可能要晕倒了。”边伯贤奶呼呼地撒娇,“哎呀我觉得我就要死掉了。”
张艺兴给自己怀里的小脑袋顺了顺头发,“那有你的治愈独角兽帮你healinghealing啊 。”张艺兴把手放在了边伯贤的头上轻轻拍了拍,嘴里发出“咻咻咻”的声音,“啊,独角兽的魔力快要用完了!”张艺兴装作很苦恼的样子,“这下可怎么办啊。”
“啾!”
“啊呀,魔力又被充满了啊。”

14
一回到家,张艺兴和边伯贤就被人工隔离开了。
“你这小子!”朴灿烈把边伯贤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小声嚷嚷,“一天!整整一天!你到底把艺兴哥拐到哪里去了!”
“嘻,嘻嘻。”边伯贤笑得苍白且淫圇荡。
朴灿烈倒抽一口凉气,赶紧把边伯贤推开了。

15
金俊勉凑上来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堆出门不带上哥哥的风险和同龄人一同出游的好处,可张艺兴的耳边仍旧萦绕着边伯贤仿佛能绕梁三日不绝的女鬼式尖叫和絮絮叨叨的方言牢骚。
真是对不起啊俊勉,我以后一定会每次都好好听你说话的,可是这一次不行啊。
张艺兴自责地看着金俊勉的双眸。
可金俊勉却当张艺兴为他的话所触动,更加慷慨激昂的继续了他的说教。




——tbc.




小蕾穿高领会不会粉粉地软成一团嘻嘻嘻
(˶‾᷄⁻̫‾᷅˵)
我觉得我可能停不下来了
每天都在乱涂乱画中度过
我有好好地写联文和填坑

这个奶团子可以说是超级可爱了

衣服乌漆抹黑的啊!


很久没碰笔了
有点不习惯

:-D????

【辰兴】不可言喻

阴沟里翻车

费力极了这个超链接

祝你们愉快

想搞就搞,开心就好

和 @简·林  @蕾蕾的霸王龙x 一起的小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