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兔人

:P
兔吃人
很乱很甜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贰_长鼻子

。本篇【勉兴】
。1v1
。有队友,但无cp
。开心就好,想搞就搞
。xjb乱篡改童话向
。独立自主,自力更生

张艺兴是个手艺人,平常做些饰品、家具什么的,也不图个什么,但求个生活。一直单着,没有家庭,不过张艺兴表示这没什么,自己一个人也清净,想干嘛干嘛,人生苦短,乐得自在嘛。
“唉——”张艺兴坐在自己的小桌子前面,长叹了一口气。
谁说我不想要个妻子呢?我还想要几个孩子。嗯,最好是五个儿子一个女儿。以前村子里的姑娘们哪个没有在我路过时悄悄瞄我!还不是因为那次口误说了句我不想结婚生子!明明只是为了呛那个丑女!结果搞得现在没有姑娘敢和我搭话了!
唉,算了,住在这里,每天会会身边的“邻居”也不错。
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张艺兴今天也分外苦恼。
张艺兴住在森林里,自己搭了个小木屋。冬暖夏凉,还可以自己挑挑木头,挺好挺好。
张艺兴每天都这样宽慰自己,今天也不例外。
可是今天稍微有那么一点不一样。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张艺兴不得不停下手上正在忙的活。
强压下被打断的烦躁,张艺兴慢吞吞站起身往门前走去。
“您好?”张艺兴听到外面的人的声音,“请问有人吗?”
“您好?”张艺兴凑到门前,透过自己在门上钻的一个小孔——美名其曰猫眼往外看。
外面站着一个长相和声音一样的男人。
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在脑后,站姿优雅,一脸贵气,皮肤很白,就连抬起敲门的手也好像能反射太阳的光。
真帅啊。张艺兴在心里悄悄感慨着。
“啊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了。”门外的男人听见了张艺兴的声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不可以进去和您聊聊?”
他笑起来可就不像刚刚那么优雅了。张艺兴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似的,翘起的嘴角怎么也收不回来。
被请进门的男人叫金俊勉。
金俊勉坐在壁炉旁的毯子上,趁张艺兴去泡茶的功夫,打量起这间屋子来。整个屋子都是木头的,从天花板到地板,每一样东西都是用木头雕制而成,绚烂的花纹爬满了整间小屋,连一个小角落都不放过,像是什么图腾,散发着诡谲的色彩。
金俊勉觉得张艺兴可能是个巫师。
“久等了。”张艺兴端着装了茶壶和茶点的盘子坐到了金俊勉的对面,将盘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手边的一张矮桌上。张艺兴为金俊勉倒着茶,嘴角一直上扬成礼貌的弧度。
还是个深藏不露镇定自若的巫师。
要知道,在那个时候,巫师是十分令人唾弃的职业,没有科学根据,每天都神神秘秘地搞些大家都看不懂的东西,神神叨叨地叨着咒语施展巫术,骇人极了。
金俊勉默默地推远了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
杯子里是浅紫色的茶水,还零零星星地泛着闪亮的光。
“也不知道是用什么令人作恶的魔物泡制的。”金俊勉小声自言自语。
“嗯?”张艺兴浅浅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如金粉般的亮光附着在他丰厚的唇瓣上,竟一时让金俊勉没法挪开眼。“先生您若是不喜欢的话,我可以给您换一杯。”张艺兴语气平平。
“啊,那个…如果不麻烦的话……可以帮我泡杯红茶吗?”金俊勉做出友善的笑容。
张艺兴敛着眼睑,抽出胸口的手帕在嘴上摁了摁,将金粉擦干净,随后便站起身给这位麻烦多事的先生泡红茶。
“顺便拿一壶牛奶!”金俊勉在后面补充道。
“……好的先生。”

张艺兴端着奶壶和茶盘再次回到了壁炉边的矮桌前。初秋的天气还不是很冷,还有丝丝暖风总是从门缝窗缝钻进来,和室内本就温热的空气打成一团。
张艺兴怕热,现在还穿着背心短裤,只是在外面披了一件逼近纯黑的深紫色袍子。袍子上除了星星点点地点缀着金色的咒符之外再无别的装饰。
“先生,您的茶。”
金俊勉抬起头,看着张艺兴被阳光照出细细茸茸汗毛的耳廓,心里好像有什么悄悄改变了。

“我家弟弟好甜食,久而久之啊,我这嘴也被他带偏了。”金俊勉搅拌着红茶和鲜奶笑着解释。
“嗯。”张艺兴又喝了一口自己面前的茶水,丝毫没有接着他的话继续讲下去的意思。“还想请问先生这次来是想让我帮您什么?”张艺兴说话向来直白,从不避讳什么,对眼前这个笑起来痴痴傻傻的青年倒是好奇得很,这下也直截了当地表达了。
金俊勉虽穿着低调,但并不难看出他家室的显赫,从耳垂到胸口再到袖口裤脚,精细的缝边和小巧精致的饰品无一不显示出他本身的富有。
张艺兴不喜欢和那些贵族打交道,谁知道他会不会被莫名其妙牵连到奇奇怪怪的事情里去。
张艺兴不是怕,是懒得烦。他自己心里清楚的很,有钱人最喜欢整些没用的了。
“这次打扰,是想定做一对对戒。”金俊勉在扯了一堆自己家里的有的没的之后,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给先生您的未婚妻吗?”张艺兴招呼金俊勉来到工作台前,翻找出空白的纸,在上面记下金俊勉的要求。
“是的。”
“先生您对这对对戒有什么要求吗?”
“按照您的喜好就好。”
张艺兴实在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这位青年,和他对上了眼。
“好的,那请先生您来填写一下表格。”张艺兴对顾客的事情一向不会多问,不管是对未婚妻不上心的男人还是对未婚夫不上心的女人,通通没兴趣,谁爱管闲事谁去吧,反正他张艺兴不去。

“我叫金俊勉,日后就不要叫我先生了,怪生分的。”金俊勉伸出右手。
“张艺兴。”张艺兴看金俊勉笑得开心,回笑道,也伸出手回握住。
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不过金俊勉不说,张艺兴自然也不知道。

金俊勉经常以“查看进度”为由来到张艺兴的小木屋,唠唠叨叨地坐在矮桌边就是赖上一整天。从淡紫色的茶水到微焦的饼干,从窗台的花草到树洞的松鼠,从初春到盛夏,从入秋到寒冬。
张艺兴也默许了金俊勉这种倾巢的行径。
张艺兴觉得,就这样有个人陪陪自己,也挺好。
金俊勉觉得,就这样默默地看着一个人,也挺好。

聊着聊着,话也就多了起来。
在晚上,金俊勉总会装半杯红酒,边和张艺兴聊天或看他做工,边小口抿酒。
张艺兴不喝酒。倒不是不喜欢,而是自己的酒量自己心里有数。
不过张艺兴馋啊,在金俊勉生日的晚上,张艺兴拿来了几罐啤酒,全部从袋子里拿出来敲在矮桌上,嘴里嘟嘟哝哝着不醉不归,不顾金俊勉的劝阻强拉着他坐下。
然后张艺兴不负众望的醉了。
张艺兴在桌面上趴了一下后一咕噜爬了起来,拽着金俊勉的手,死死地盯着金俊勉的眼睛:“我…我!”说着说着还打了个酒嗝。
“怎么了?”金俊勉也不把手从张艺兴的掌心抽出,回望着张艺兴,那双眼睛里就似盛满了星星碎屑,闪着亮晶晶的光。
“我、我跟你讲!”
“嗯。”
“我!我张艺兴!”
“嗯。”金俊勉前所未有地期待张艺兴说出什么来。
“提前把戒指做好了!”张艺兴的语气是像小孩子一样抑制不住的自豪。
“……嗯。”
之后张艺兴又讲了什么,金俊勉都听不到了。

金俊勉老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不合群”的小伙子。独自一个人住在树林里,平常也不出来,只有在村子里进行大型活动的时候才出来走一走,引得村子里的小姑娘抱团尖叫。
不过好像没人勾搭成功啊。坐在一旁的金俊勉看着张艺兴一个接一个的拒绝舞会的邀约,不禁笑出了声。
试试吧。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金俊勉有了这样一个想法。
金俊勉有钱,但是也只是有钱。父母早就离婚,除了钱,金俊勉什么都没有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一无所有的金俊勉看上了一无所有的张艺兴。

既然戒指已经做好了,那金俊勉也没有有理由往张艺兴这跑了。
好无聊啊。张艺兴每天都瘫在椅子上耷拉着脑袋。
好想他啊。金俊勉每天都立在树林前不知道应该以什么样的借口去探望他。

直到那天晚上。

“艺兴!张艺兴!”金俊勉被村民们拽住,往看不出形状的小木屋的方向奋力挣扎着,嗓子早就喊到嘶哑。
不是的,这不可能。金俊勉的眼睛被火光熏疼,眼泪止不住地沿着脸部优雅的线条流下。
是谁,到底是谁。金俊勉的眼睛泛着血红,挣脱了村民朝身后敢来看热闹的人群不管不顾的大吼,是谁!谁啊!
金俊勉早就知道了啊,张艺兴身体上的不同。不管是对火过于紧张的样子还是小动物对于他身体似家的眷恋,都显示出他的不同。
不过张艺兴本人似乎对这件事情毫不知情。
村民看着金俊勉发狂,便自讨没趣,作鸟兽散去了。

这下我可以名正言顺的来看你了。
金俊勉抱着张艺兴烧的焦黑的躯体,开心地笑着,拿出那两枚对戒给张艺兴戴上其中一个。
“你……愿意吗?”金俊勉看着张艺兴的眼睛。那双眼睛,会发光。
“嗯。”金俊勉好似听到了张艺兴的回答,搂着他已经烧出关节形状的身体,轻柔地抬起他的头,慎重地附上了唇。


所以到底差什么啊!金俊勉烦躁地坐在床边薅乱了一头金发。明明样子都一模一样啊,难道要等他自己成精?啊!那得等多久啊!
金俊勉自那次火灾后自学了木工,技术不及张艺兴那般高超,只能算的上还能看。
金俊勉亲自去那片树林找到了还没被烧坏的树,把它们拖回了家。然后按照张艺兴的模样做出了个和张艺兴有几分神似的木头人。
金俊勉每天晚上搂着这个做工粗糙的木头人睡觉,睡是睡好了,就是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拔胳膊腿上的木刺麻烦的很。
金俊勉喝着淡紫色的茶水坐在床边苦恼了很久。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金俊勉的每日例行苦恼。他站起身去开门。
“啊!”笨手笨脚的金俊勉摔倒了。手中还没来得及放下的茶杯里的茶水也撒了一地。
还好还好,没撒到艺兴身上。金俊勉翻了翻木头人的
身体,安心地决定先去开门在回来收拾。

金俊勉转过身,木头人伸出舌头舔了舔溅到嘴边的茶水。

“您好?”金俊勉打开门,四处张望,只看到了门前的一片嫩绿的树叶。没有人?恶作剧?金俊勉捡起树叶,把它随意地放在桌子上。

金俊勉的脚步在梳妆台前顿住了,“艺……艺兴?”
木头人抬眼瞄了金俊勉一眼,目光便重又落回了镜子上。
“艺兴?”金俊勉踉跄着走到了张艺兴背后,“艺兴?”
“嗯。”被唤作张艺兴的木头人答应着。
“艺兴,你醒了?”金俊勉被突然醒来的张艺兴弄得手足无措。
“显而易见。”张艺兴摸了摸自己的脸,手感粗糙的吓人,“小刀。”张艺兴摊着手。
“怎、怎么了?”金俊勉手忙脚乱地在乱七八糟的桌上翻找工具。
“……”张艺兴考虑着委婉的措辞,“这个……”张艺兴拍了拍自己的脸,手指上的戒指滑了滑。张艺兴的目光聚焦在手指上自己熟悉的戒指上。
“啊这个……”金俊勉更加慌乱了。
张艺兴把戒指重新带带好。
金俊勉的心跳漏了一拍。
“太丑了。”张艺兴拿过金俊勉手上的小刀,转过身对着镜子在脸上笔画。



——fin.




【边兴】特大温差6-15


设定:
咸:特怕冷
蕾:特怕热
。现背
。九锥室友
。边兴情侣
。其余也不一定是友情向
。今天也是和乐乎斗智斗勇的一天,我加了好多啊,看起来不太妙


6
“哥?”
“嗯?”
“哥?”
“嗯?”
“哥。”
“……嗯。”

7
今天也是一个适合谈恋爱的好天气呢!
边伯贤从被子里钻出来,坐在床上冲着窗外刺眼的阳光咧开了四方嘴。
要赶紧和我的甜甜蕾哥哥说早安才行。
刚从床上坐起来的边伯贤又躺了回去,举起了手机,对着镜头摆出了一副没睡醒的迷糊样。

张艺兴是被手机的消息提醒吵醒的。
谁啊!
张艺兴气极,脚狠命地踢了一下被子,但仍旧认命地爬起来看到底是什么消息。
唔!
收到消息的张艺兴呆愣愣地盯着手机看了好久,用手捂住了发烫的脸。

8
客厅大概是最适合两个人待在一起的地方了。
不是很热,也不是很冷,是正常的温度。
是个好地方。
边伯贤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但当边伯贤抱着张艺兴的胳膊半推半拉来到客厅窝在沙发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客厅温度确实是不高不低,但是!就是因为这样!这里!才会有这么多对我的亲亲蕾哥哥图圇谋圇不圇轨的饥圇渴的坏男人!
边伯贤瞪着眼睛,把张艺兴又抱紧了一点。
不明所以的张艺兴低下头,看着边伯贤气鼓鼓的小脸,没忍住笑出了声。
其他七人:幸灾乐祸
边伯贤撇了撇嘴,突然扣住了张艺兴的脑袋。
其他七人:惊慌失措
边伯贤瞄了一眼其他人仿佛便圇秘的表情,笑眯眯的在张艺兴的嘴唇上蜻蜓点水地碰了碰。
呵,我只想说,在座的各位,都该叫我爸爸。

9
金钟大一大早就发现自己丢东西了。
最近东西怎么老是不见。
金钟大胡乱翻找着自己的衣柜。
是我的东西太乱了?
金钟大想了想队长那么乱的房间都没有丢什么东西,心里很不平衡。
我那双超——级可爱的袜子呢?虽然说我每双袜子都很可爱啦,可是那双是和兴兴哥的情侣款哎。
……啊……是和兴兴哥的情侣款啊……
金钟大好像知道自己的袜子为什么不见了。
很难过。
金钟大的八字眉更加明显了。

10
“哥,你明天有空吗?”边伯贤披着小被子毅然决然地敲开了张艺兴的房门。
“有的啊,伯贤是有什么事吗?”张艺兴摘下耳机。
“那太好了哥!明天我们一起去游乐园吧!”

周末的游乐园很热闹,随处可见小情侣挽着手走在一起。
好时机!
边伯贤往张艺兴边上凑了凑,思考着怎么抱住张艺兴的胳膊。
那样才有小情侣的氛围嘛!
边伯贤为自己开脱。
就在这个时候,张艺兴伸手寻到了边伯贤的手,十指相扣。
哎!
边伯贤脸红着低下头,正好看见两人紧扣着的双手,用力回握住。

11
“旋转木马!”嘴里咬着着棉花糖的边伯贤口齿不清地大喊,“我们先玩这个吧!”
还没听清边伯贤说了什么的张艺兴稀里糊涂的就被边伯贤拉进了全是人的队伍里。
好不容易轮到了他们俩,边伯贤的棉花糖早就吃完了,正在用那根竹签戳地上的石子。
“等了好久哦。”边伯贤挠了挠后脑勺。
“没事啊,这不是轮到我们了吗?”张艺兴跨上了一匹独角兽,酒窝也溜了出来。
木马伴随着儿歌旋转了起来。
“哥!”边伯贤转过头,“好玩吗!”
“嗯!”张艺兴大声的回应。
就是有点硌屁圇股。
张艺兴抓紧了自己坐的独角兽的角。
不知道伯贤的屁圇股会不会痛。
关心他人的张艺兴如实想到,手也不老实地拍上了边伯贤的屁圇股。
被拍了屁圇股的边伯贤更加荡漾的把整个人挂到了张艺兴身上。

12
“鬼屋”两个大字深深地震撼了边伯贤的内心。
可我的蕾哥哥好像很想去啊!
啊!
啊!
啊!
我边阿爸这辈子怕过谁!
没有!
不存在的!
我!可以的!
边伯贤攥紧了全是冷汗的手,强行忽略掉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表面上仍旧风平浪静,“走吧,哥?轮到我们了。”

13
边伯贤和张艺兴坐上了看上去质量就不是很好的铁皮车,被工作人员粗暴地推了进去。
“啊!”边伯贤的背撞到了座椅靠背,整个身子都向前倾,不禁委屈地嘟起了嘴。
张艺兴往旁边瞧了瞧,伸出手,揉了揉边伯贤的背和腰。
哇哦。
边伯贤在那一瞬间忘记了自己胆子小这件事,如勇者般睁大了眼睛目视前方。
“哥不要害怕哦。”边伯贤朝张艺兴得意地挑了挑眉毛。
“嗯,伯贤会保护我的。”张艺兴捧场地牵住了边伯贤的手,假模假样的往边伯贤那靠了靠。
边伯贤心满意足地昂起了他那高贵的头颅。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别过来啊啊啊!!!!!!!”
“求你们了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
“拜托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

出来之后,面色苍白的边伯贤踉踉跄跄地跌进了张艺兴的怀里,“我好难受哦。我可能要晕倒了。”边伯贤奶呼呼地撒娇,“哎呀我觉得我就要死掉了。”
张艺兴给自己怀里的小脑袋顺了顺头发,“那有你的治愈独角兽帮你healinghealing啊 。”张艺兴把手放在了边伯贤的头上轻轻拍了拍,嘴里发出“咻咻咻”的声音,“啊,独角兽的魔力快要用完了!”张艺兴装作很苦恼的样子,“这下可怎么办啊。”
“啾!”
“啊呀,魔力又被充满了啊。”

14
一回到家,张艺兴和边伯贤就被人工隔离开了。
“你这小子!”朴灿烈把边伯贤拉到一边,在他耳边小声嚷嚷,“一天!整整一天!你到底把艺兴哥拐到哪里去了!”
“嘻,嘻嘻。”边伯贤笑得苍白且淫圇荡。
朴灿烈倒抽一口凉气,赶紧把边伯贤推开了。

15
金俊勉凑上来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堆出门不带上哥哥的风险和同龄人一同出游的好处,可张艺兴的耳边仍旧萦绕着边伯贤仿佛能绕梁三日不绝的女鬼式尖叫和絮絮叨叨的方言牢骚。
真是对不起啊俊勉,我以后一定会每次都好好听你说话的,可是这一次不行啊。
张艺兴自责地看着金俊勉的双眸。
可金俊勉却当张艺兴为他的话所触动,更加慷慨激昂的继续了他的说教。




——tbc.




小蕾穿高领会不会粉粉地软成一团嘻嘻嘻
(˶‾᷄⁻̫‾᷅˵)
我觉得我可能停不下来了
每天都在乱涂乱画中度过
我有好好地写联文和填坑

这个奶团子可以说是超级可爱了

衣服乌漆抹黑的啊!


很久没碰笔了
有点不习惯

:-D????

【辰兴】不可言喻

阴沟里翻车

费力极了这个超链接

祝你们愉快

想搞就搞,开心就好

和 @简·林  @蕾蕾的霸王龙x 一起的小车车


劲爆🔥🔥🔥点❤开❤看❤知❤名❤天❤团❤爱❤豆❤乱❤搞


零壹_打火匣

。本篇【珉兴】
。1V1
。有队友,但无cp
。无前队友,哈!
。想搞就搞,开心就好
。顽强的和乐乎斗智斗勇
。xjb乱篡改童话向
。和@简·林 的联文



夜里总是静悄悄的。
老巫婆坐在屋外的秋千上,饶有兴趣地盯着手上的水晶球。
看来今天来了个了不得的人。老巫婆愉悦地想。

“嗨我的孩子。”老巫婆冲树林的阴影里招了招干瘪、布满褶皱的手,“来,到这儿来。”
“您好,夫人。”金珉锡礼貌的回应。
“你是怎么了,孩子?”老巫婆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长年没有上过油的齿轮在圇转圇动,尖锐又刺耳。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谢谢您的关心。”金珉锡回以微笑,准备继续往前走。
“孩子,先别走。”老巫婆从秋千上跳了下来,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棵粗壮的大树。
“看到那棵树了吗孩子?
“你走到树跟前,往上看,就会看见一个树洞,你只要钻进那个树洞滑下去,就会到树的下面。”

“可我去那里干什么呢?”

“树的底下有一个大厅,那里有三扇门。每扇门都有一只宝箱,那里面有无穷无尽的财宝。
“可是每只宝箱上都蹲坐着守卫——狗。
“你只需要把它们的注意力吸引走,就可以随意拿走宝箱里的东西。”

“那我需要为您做些什么呢?您断然不会只为了我吧。”

“那是当然,我聪明的孩子。
“可是我不要钱,我只要你帮我从里面拿出一个打火匣,那个打火匣点出的火焰是漂亮的彩虹的颜色,我十分喜欢。”

“那您为什么不自己去取呢?”

“我老了,腿脚不利索,下不去了”

“那好吧。”金珉锡在身上绑了绳子钻进了树洞。

“我在洞外等你。”老巫婆说,“好了就喊我。”

洞里黑漆漆的。
金珉锡站在原地,直到适应了黑暗才迈步往前走。
金珉锡摸到了第一扇门。
金珉锡转动门上的钥匙,推开了门。
门内果真如老巫婆所讲,有一只宝箱。
宝箱上也蹲坐着守卫。
金珉锡看见守卫后被吓了一跳,那不是狗,长得也不像狗,那是一个人,在宝箱上懒洋洋地盘腿坐着
“晚上好。”金珉锡小心翼翼地冲那个人打了个招呼。
“嗯。”那人眼神涣散地应了一声,并没有要动的意思。
“你好,那个,可以……”金珉锡不自在地开口。
“嗯?”那人的眼神终于聚焦在了金珉锡脸上,他挺直身子,冲金珉锡投来了不耐烦的目光。
金珉锡注意到了那人脖子上挂着的牌子,黑色的底色上留有“Baekhyun”这几个金色的字母。
“抱歉打扰到你了。”金珉锡冲Baekhyun鞠了一躬,“我想看看那个箱子里有些什么。”
“哦?”Baekhyun挑了挑眉毛,“你说想看我就给你看啊?”
“那……?”金珉锡有点不自在地挪了挪步子。
“诚意呢?”Baekhyun露出了一个格外色情的微笑,舔了舔嘴唇。
“……”金珉锡看着他散发出黄色光芒的身躯,决定先去下一个房间看看。

金珉锡打开了第二扇门。
那里也有一只宝箱和一个守卫。
“Chen……”金珉锡轻轻念出那个宛若无骨动物一般趴在宝箱上的人手环上刻着的名字。
“Hi~”Chen闻声抬起头来,伸了个懒腰,“已经有多久了呢?哇,我都记不得了……那个是什么?”Chen的注意力瞬间被金珉锡手上拿着的东西吸引了。
“这个是……”金珉锡低头看了看自己刚刚在第一个房间墙边上捡到的杂志,眼神闪了闪。
金钟大直接凑上来抢走了那份杂志。
“嚯!”
“那是谁?”
“就是那个被国王关起来的小妖精啊!你不知道吗?哇哦这可是边黄贤的私藏啊!你怎么拿到的?”
“就、在地上捡的。”
“!!!!”Chen一脸震惊地拉着金珉锡的胳膊把他拽到了宝箱跟前,“这里的,随便拿。”说罢摇了摇手上的杂志,“但是这个,就归我了。”
“……恭敬不如从命。”

金珉锡装了满身沉甸甸的珠宝黄金来到了第三扇门前。
“咔哒”,门自己打开了。
金珉锡暗自称奇,却毫不犹豫地向里走去。
房间空荡荡的。
没有宝箱,也没有守卫。
但在角落里有什么在沉暗的烛火中闪闪发光。
是打火匣?
金珉锡走到了打火匣的跟前。
那个老女人刚刚好像说过,这个打火匣的火焰是七彩的?
金珉锡蹲下身,把打火匣拾了起来。
七彩的火焰?哇,没见过呢。
金珉锡用指腹磨蹭着打火匣表面复杂的纹路想到。
金珉锡擦亮了打火匣。
彩虹色的火焰从打火匣中冒出,短短几秒钟,火焰便将整个树洞吞噬。

很美。
金珉锡瞪大了眼睛。
太美了。

老巫婆扒在树洞口往里望了望。
望见了一片熠熠生辉的火海。
说是火海,还不如说是跌落下云间的彩虹,大片大片的彩色充盈了树洞内部,翻翻腾腾像遇水的干冰似的从洞口往外翻。
老巫婆站在洞口,感受着灼人的火焰从身上扫过,渐渐把自己淹没。
刺人肌骨的热度,却在此刻带有了一丝凉意。
老巫婆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嘴角绽开了微笑。
火势过后,哪里还有什么老巫婆。
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伸手探了探洞内还未来得及散去的彩色烟雾,嘴角挑了挑。
又是一个。
为什么每个人都会这样呢?
乱动别人东西可是不好的。
女子带上斗篷的兜帽,快步离开了树洞。
什么“帮我个忙”,什么“随便取走的宝藏”,不过是诱惑你去当祭品的借口而已。

那只打火匣里,住着神明。
这可以返老还童的功效,就是神明的馈赠。
对自己每年给他献上祭品的馈赠。

金珉锡在彩色的烟雾里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看见了什么?什么都没有。
目力所及,都是彩色的。
金珉锡继续走着,走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到头。
我会不会在这里饿死。
金珉锡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在一片安静里,脚步声闯入了金珉锡的耳朵。
谁!金珉锡想出声询问,却发现自己无法发出任何声音了。出于警惕,金珉锡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指向声音的方向。
来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儿,当然,如果忽略掉他闪着光的皮肤的话。男孩儿来到愣在原地不动的金珉锡面前,伸手推开了剑。透着水光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盯着金珉锡看,仿佛在委屈为什么不欢迎他的到来反而用刀剑相向。金珉锡在恍惚间觉得自己遇到了小时候外婆在火炉边跟自己描述的童话故事里的独角兽。
闪着亮光的雪白肌肤,仿佛时刻含泪的眼睛,还有头顶若隐若现的独角,还有……
男孩儿像是看穿了金珉锡的心思,朝金珉锡的脸吹了口气。
是甜甜的糖果味。
就像外婆说的一样,全部都是一样的,没有一点出入。
金珉锡觉得自己的头更晕了。
外婆说过,独角兽是善良且乐于助人的神明,可以实现遇见他的人的三个愿望。
金珉锡艰难地睁着眼睛,从上下眼皮的缝隙里望着抱着自己笑的独角兽。
想要再看他一眼,想要再抱他一下,还想要亲他一下,独角兽的嘴里是不是也像呼出的气一样甜滋滋的呢?
金珉锡闭上了眼睛。
“我叫张艺兴。”
他在失去知觉的前一秒听见了一个小小的甜滋滋的声音。
张艺兴吗?独角兽连名字都是甜的。

张艺兴轻轻松松地抱起金珉锡朝南走去。看上去瘦弱的身体毫无压力的疾步走着,三两下便到了一棵老树前。
张艺兴脸不红气不喘地抱着金珉锡从树上的一个洞口跳了下去。
张艺兴一直在笑,深陷的酒窝明晃晃地挂在脸上,甜的好像要流出糖浆。
张艺兴窃喜着把金珉锡放在一个空出的床上摆好。
又多了一个。张艺兴数了数房间里的人。
一,二,三,四,五,六。嗯,再加上Baekhyun和Chen,一共八个。
嘻嘻。已经八个了啊。
张艺兴开心地站在原地转了个圈,闪着彩色亮光的角早已没有任何隐藏地支在了头顶。



Fin.







。张艺兴是一只有【收集好看的人】的奇怪癖好的独角兽
。打火匣点的火并不会烧死人
。老巫婆知道独角兽的真面目并且欣然同意了这比“你帮我保持年轻我帮你找美人”的交易
。阿爸和倩倩都是没有擅自打火并把打火匣交还到老巫婆手里的人,但是老巫婆皱了皱眉头把他们推下去并把打着火的打火匣扔了下去
。哇,好扯






想把他摁在身下

让他按耐不住地喘息

让他激动到尖叫

让他抑制不了地流泪

让他体会到只有我能让他体会到的酥麻到脚尖的快乐

让他铭记

不仅是心里

还有身体